新闻中心/News
如何保护和平衡商业与公益的冲突
添加日期:[2018/7/5 15:28:47]
文章录入:
浏览次数:[32]
字号
在“道不同却相为谋”的情况下,现实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已经迈出这一步的NGO或商业企业来说,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应不应该结合的问题,而是如何保护和平衡两者的冲突,共同创造美好社会的问题。在此,我们试图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三点建议。
  1、理解。理解首先应该是对自身动机和行为准则的理解。目前的许多公益培训很重视筹资、财务管理和市场推广,反而忽略了最重要的理念与价值。或许大家都认为这种东西没有培训的必要,简单的说,“没那份心谁会来做这个”。然而,在理念与价值已经构成公益组织和商业企业领导者最重要的胜任力的今天,我们真正缺乏的正是对自身理念与价值的深入理解。一些公益组织商业化传出的丑闻以及一些商业企业因为做公益而陷入经营困境的症结就在于对理念的认知不够。其次,公益与商业的结合还要求双方增进相互了解。在缺乏了解的情况下,商业与公益的结合很难成功。在某次培训课上,一个商业企业背景的讲师给NGO负责人介绍公益项目设计,在实战阶段,讲师先播放了一段展示现有雨伞种种弊端的视频,然后让大家分组设计一种新型的雨伞,我实在想不出这种课程设计与公益项目有什么关系,这类培训的效果也可想而知。公益与商业的了解是双向的,从当前的实际来看,商业企业向NGO的技巧输出较多,NGO向商业企业输出的理念较少,未来应该加深对相互理念的了解。
  2、尊重。然而,仅仅理解还不够,生活在一个多元化价值观的社会,我们既不应该改变自己去迎合他人,更不要试图去改变别人,我们更需要的是相互尊重彼此的理念和价值。正所谓“君子和而不同”,了解基础上的尊重是公益与商业结合的前提和基础。这种尊重既包括同一体系内的自我尊重,也包括体系外的相互尊重。比如近日某基金会对外宣称今后所有募集的款项将全部用于救助孤儿,项目所产生的行政经费由理事会另行筹集。对此,一些基金会纷纷发表谴责,认为其破坏了行业规则。我认为这种谴责大可不必,公益人应该有开放包容的心态,我们认可公益人应该有自己的合理回报,但这并不意味着德蕾莎修女所做出的高尚奉献就不值得提倡;同样,我们赞许商业企业回报社会,积极从事公益的行为,但没必要以此为理由将所有的企业进行道德绑架。另外一种尊重是体系外的相互尊重。我们不应将公益与商业简单的等同于目标与手段之间的关系,要在尊重相互理念与价值观基础上离清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边界。商业可以通过公益来获取收益,但前提是尊重公益的基本理念和行为准则。例如日前媒体报道的“深圳最美女孩”为乞讨老人喂饭的感人一幕事后就被证实为某商业展的炒作,附近一位目睹拍摄过程的报刊亭老板称,女孩只喂了几口饭,便随拍照的男子离开。这种“消费穷人”的做法是在亵渎公益。

  3、契约。契约是西方社会的主流精神,它存在于商品经济社会,而由此派生的契约关系与内在的原则,体现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它既能包容公益与商业的双重理念准则,又可以建立公益与商业在冲突时的协调与对话机制。由于单一的法律形式通常只能获取所创造价值形式中的一类好处并且使做“好事”更具有合法性,我们建议从事商业服务的NGO和从事公益活动的企业创建两个独立的法律实体,一个以营利为目的,另外一个以公益组织形式存在,两个组织在财务上独立核算。在这两个组织之间建立一种契约以实现内部合作,NGO可以通过对营利性目的的企业进行控股,以此掌控合伙企业的业务活动并保证其不偏离创立初衷,比如Embrace;企业则可以通过成立非营利组织来保障被企业忽略的弱势群体客户,比如Sanergy。此外,盖茨梅琳达基金会为我们理解这种契约在商业企业和NGO之间跨界合作的应用提供了现实操作的经典案例,在解决第三世界国家的公共卫生问题时,盖茨梅琳达基金会选择资助商业企业从事药品研发,盖茨梅琳达基金会承担其药品的一定比例的研发费用,在药品研发成功后,盖茨基金会并不分享利润,但要求药企按照穷人能够买的起的价格**药品。盖茨梅琳达基金会的案例虽然只是个案,然而其反映出的一些原则却非常值得从事商业活动的NGO或者从事公益活动的商业企业学习,比如NGO在涉足商业中取得的收益不得分配、商业企业在从事公益活动时要尽量不宣扬。


分享到: